关于 三月, 2008 的文章

提问的智慧{How To Ask Questions The Smart Way}

转载出处:http://cmpp.linuxforum.net/doc/smartq-grand.html
 
--------------------------------------------------------------------------------

How To Ask Questions The Smart Way
提问的智慧
 
译者 D.H.Grand
 
Copyright (C) 2001 by Eric S. Raymond
中文版Copyleft 2001 by D.H.Grand(nOBODY/Ginux)
 
英文版:http://www.tuxedo.org/~esr/faqs/smart-questions.html
感谢Eric的耐心指点和同意,本文才得以完成并发布,本指南英文版版权为Eric Steven Raymond所有,中文版版权由D.H.Grand[nOBODY/Ginux]所有。
 
 
      目录
      1.简介
      2.提问之前
      3.怎样提问
          3.1谨慎选择论坛
          3.2尽量使用邮件列表
          3.3用辞贴切,语法正确,拼写无误
          3.4用易读格式发送问题
          3.5使用含义丰富,描述准确的标题
          3.6精确描述,信息量大
          3.7话不在多
          3.8只说症状,不说猜想
          3.9按时间顺序列出症状
          3.10别要求私下答复
          3.11明白你想问什么
          3.12别问应该自己解决的问题
          3.13去除无意义的疑问
          3.14谦逊绝没有害处,而且常帮大忙
          3.15问题解决后,加个简短说明
      4.如何理解答案
          4.1RTFM和STFW:别烦我啦
          4.2还是不懂:(
          4.3面对无礼
      5.决不要象个失败者
      6.三思而后问
      7.好问题,坏问题
      8.找不到答案怎么办
 
 
1.简介
在黑客世界里,当提出一个技术问题时,你能得到怎样的回答?这取决于挖出答案的难度,同样取决于你提问的方法。本指南旨在帮助你提高发问技巧,以获取你最想要的答案。
 
首先你必须明白,黑客们只偏爱艰巨的任务,或者能激发他们思维的好问题。如若不然,我们还来干吗?如果你有值得我们反复咀嚼玩味的好问题,我们自会对你感激不尽。好问题是激励,是厚礼,可以提高我们的理解力,而且通常会暴露我们以前从没意识到或者思考过的问题。对黑客而言,“问得好!”是发自内心的大力称赞。
 
尽管黑客们有蔑视简单问题和不友善的坏名声,有时看起来似乎我们对新手,对知识贫乏者怀有敌意,但其实不是那样的。
 
我们不想掩饰对这样一些人的蔑视--他们不愿思考,或者在发问前不去完成他们应该做的事。这种人只会谋杀时间--他们只愿索取,从不付出,无端消耗我们的时间,而我们本可以把时间用在更有趣的问题或者更值得回答的人身上。我们称这样的人为“失败者”(由于历史原因,我们有时把它拼作“lusers”)。
 
我们也知道,很多人只想使用我们编写的软件,对技术细节没什么兴趣。对多数人们而言,计算机不过是一个工具,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更重要的生活要过。我们明白这点,也并不奢望每个人都对另我们痴狂的技术问题有兴致。然而,我们回答问题的风格是针对这样一群人--他们有兴趣,并且愿意积极参与问题的解决。这点不会改变,也不应该改变;如果变了,我们将失去我们引以为傲的效率。
 
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志愿者,从繁忙的生活中抽出时间来解惑答疑,而且时常被提问淹没。所以我们无情的滤掉一些话题,特别是抛弃那些看起来象失败者的家伙,以便更高效的利用时间来回答胜利者的问题。
 
如果你觉得我们过于傲慢的态度让你不爽,让你委屈,不妨设身处地想想。我们并没有要求你向我们屈服--事实上,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最喜欢公平交易不过了,只要你付出小小努力来满足最起码的要求,我们就会欢迎你加入到我们的文化中来。但让我们帮助那些不愿意帮助自己的人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不能接受这种“歧视”,我们建议你花点钱找家商业公司签个技术支持协议得了,别向黑客乞求帮助。
 
如果你决定向我们求助,当然不希望被视为失败者,更不愿成为失败者中的一员。立刻得到有效答案的最好方法,就是象胜利者那样提问--聪明、自信、有解决问题的思路,只是偶尔在特定的问题上需要获得一点帮助。
 
 
2.提问之前
在通过电邮、新闻组或者聊天室提出技术问题前,检查你有没有做到:
1. 通读手册,试着自己找答案。
2. 在FAQ里找答案(一份维护得好的FAQ可以包罗万象:)。
3. 在网上搜索(个人推荐google~)。
4. 向你身边精于此道的朋友打听。
 
当你提出问题的时候,首先要说明在此之前你干了些什么;这将有助于树立你的形象:你不是一个妄图不劳而获的乞讨者,不愿浪费别人的时间。能说明你从这些操作中学到了什么就更好了。如果提问者能从答案中学到东西,我们更乐于回答他的问题。
 
周全的思考,准备好你的问题,草率的发问只能得到草率的回答,或者根本得不到任何答案。越表现出在寻求帮助前为解决问题付出的努力,你越能得到实质性的帮助。
 
小心别问错了问题。如果你的问题基于错误的假设,普通黑客(J. Random Hacker)通常会用无意义的字面解释来答复你,心里想着“蠢问题...”,希望着你会从问题的回答(而非你想得到的答案)中汲取教训。
 
决不要自以为够资格得到答案,你没这种资格。毕竟你没有为这种服务支付任何报酬。你要自己去“挣”回一个答案,靠提出一个有内涵的,有趣的,有思维激励作用的问题--一个对社区的经验有潜在贡献的问题,而不仅仅是被动的从他人处索要知识--去挣到这个答案。
 
另一方面,表明你愿意在找答案的过程中做点什么,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谁能给点提示?”、“我这个例子里缺了什么?”以及“我应该检查什么地方?”比“请把确切的过程贴出来”更容易得到答复。因为你显得只要有人指点正确的方向,你就有完成它的能力和决心。
 
 
3.怎样提问
3.1谨慎选择论坛
小心选择提问的场合。如果象下面描述的那样,你很可能被忽略掉或者被看作失败者:
1. 在风马牛不相及的论坛贴出你的问题
2. 在探讨高级技巧的论坛张贴非常初级的问题;反之亦然
3. 在太多的不同新闻组交叉张贴
 
黑客们通常砍掉问错地方的问题,以保护自己的社区不被大量无关帖子淹没。你不会希望自己的帖子被这样砍掉吧。
 
总的说来,问题发到精心挑选的公众论坛,比发到封闭的小圈子更容易得到有用的答案。
这一现象有多种原因,其中之一是公众论坛有更多潜在的问题回答者;另一个原因是公众论坛有更多的听众。黑客们更愿意让尽量多的人--而非有限的一两个--从回答中受益。
 
3.2尽量使用邮件列表
如果某项目有自己的开发邮件列表,要把问题发到这个邮件列表而不是某个开发者,即使你很清楚谁最能回答你的问题。仔细查看项目文档和项目主页,找到这个项目的邮件列表地址,这样做的理由有四:
1. 任何值得问某位开发者的好问题,都值得向整个开发团体提出。反之,若你认为这个问题不值得在邮件列表中提起,就没有理由用它来骚扰任何一位开发者。
2. 在邮件列表提问可以分担开发者的工作量。某位开发者(尤其当他是项目负责人的情况下),可能忙得没时间回答你的问题。
3. 大多数邮件列表都有历史存档,而且都能在搜索引擎中检索到。人们可以从中找到你的问题和答案,不用一遍又一遍在列表中发问。
4. 如果某个问题经常被提出,开发者可以据此改进文档或改进软件,以减少用户的困惑。而如果问题总在私下提出,就不会有人对此有整体上的把握了。
 
如果你找不到项目的邮件列表地址,只能看到项目维护者的,那就写给维护者吧。在这种情况下,也别以为邮件列表并不存在。在你的信中写明你已尽力寻找,仍无法找到邮件列表。另外表明你不介意将此消息转给他人。(大多数人认为私信就应该是私下的,即使并没有什么可保密的内容。允许你的消息被转寄给他人,给了收信者一种处理你邮件的选择。)
 
3.3用辞贴切,语法正确,拼写无误
我们从经验中发现,粗心的写作者通常也是马虎的思考者(我敢打包票)。回答粗心大意者的问题很不值得,我们宁愿把时间耗在别处。
 
因此,明确充分表述你的问题非常重要。如果你嫌这样做麻烦,我们也会懒得搭理你。注意推敲你的用辞,不一定要用呆板正式的语言--事实上,黑客文化的价值观是不拘小节。
准确的运用俚语和富有幽默感的语言,但别乱用;一定要能表明你在思考,在关注。
 
正确的拼写,标点符号和大小写很重要。别把“its”和“it's”或者“loose”和“lose”搞混淆了。别用全部大写的形式,这被视为粗鲁的大声叫嚷(全都用小写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这会给阅读带来困难。Alan Cox可以用全部小写,但你不行)。
 
更一般的说,如果你的提问写得象个半文盲,你很有可能被忽视。如果写得象一个窥客(破解爱好者)或者灰客(只会用现成工具的捣乱者)绝对是自己找死,保证你除了无情的抵制什么也得不到(或者,最好的结局是得到一大堆挖苦嘲笑的“帮助”)。
 
如果你在使用非母语的论坛提问,你可以犯点拼写和语法上的小错--但决不能在思考上马虎(没错,我们能弄清两者的分别)。另外,除非你确切知道你的回答者会使用什么语言,否则请用英文。匆匆忙忙的黑客往往简单的跳过他们看不懂的问题,而英文是网络上的工作语言。用英文可以降低你的问题未被阅读即遭抛弃的风险。
 
3.4用易读格式发送问题
如果人为造成你的提问难以阅读和理解,将会更容易被人忽略。因此你要:
1. 使用纯文本邮件,不要使用HTML(关掉HTML并不难)。
2. 通常可以附加MIME附件,但一定要有真正的内容(例如附加的源文件或者补丁),而不仅仅是你的邮件客户端产生的文件模板(例如你邮件的一份拷贝)。
3. 不要把所有问题放在不停换行的一整段中。(这将让答复的人难于回答其中一部分问题,即使能回答所有问题,我也更希望条理清楚的一个一个来:)。很可能收件人只能在80个字符宽度的文本显示器上读信,因此要相应的把行环绕模式设在80字符以内。
4. 不要在英文论坛使用MIME Quoted-Printable编码发送;这种编码格式对ASCII码不能表达的语言来说是非常必要的,但很多邮件代理不支持它,这时,满篇的“=20”符号把文字分割开,既难看,又分散注意力。
5. 永远不要指望黑客会乐于阅读封闭所有权的文件格式,例如萎软的Word格式。多数黑客对此的反应就象你在门口的阶梯上堆满热烘烘的猪粪(意即谁也不会踏进你的门--译者注)。
6. 如果你通过一台安装Windows的电脑发送邮件,关闭萎软愚蠢的“智能引用”功能。这能使你免于在邮件中夹带垃圾字符。
 
3.5使用含义丰富,描述准确的标题
在邮件列表或者新闻组中,大约50字以内的主题标题是抓住资深专家注意力的黄金时机。
别用喋喋不休的“帮帮忙”(更别说“救命啊!!!!!”这样让人反感的话)来浪费这个机会。不要妄想用你的痛苦程度来打动我们,别用空格代替问题的描述,哪怕是极其简短的描述。
 
蠢问题:
救命啊!我的膝上机不能正常显示了!
 
聪明问题:
XFree86 4.1下鼠标光标变形,Fooware MV1005的显示芯片。
 
如果你在回复中提出问题,记得要修改内容标题,表明里面有一个问题。一个看起来象“Re:测试”或者“Re:新bug”的问题很难引起足够重视。另外,引用并删减前文的内容,给新来的读者留下线索。
 
3.6精确描述,信息量大
1. 谨慎明确的描述症状。
2. 提供问题发生的环境(机器配置、操作系统、应用程序以及别的什么)。
3. 说明你在提问前是怎样去研究和理解这个问题的。
4. 说明你在提问前采取了什么步骤去解决它。
5. 罗列最近做过什么可能有影响的硬件、软件变更。
 
尽量想象一个黑客会怎样反问你,在提问的时候预先给他答案。
 
Simon Tatham写过一篇名为《如何有效的报告Bug》的出色短文。强力推荐你也读一读。
 
3.7话不在多
你需要提供精确有效的信息。这并不是要求你简单的把成吨的出错代码或者数据完全转储摘录到你的提问中。如果你有庞大而复杂的测试条件,尽量把它剪裁得越小越好。
 
这样做的用处至少有三点。第一,表现出你为简化问题付出了努力,这可以使你得到回答的机会增加;第二,简化问题使你得到有用答案的机会增加;第三,在提炼你的bug报告的过程中,也许你自己就能找出问题所在或作出更正。
 
3.8只说症状,不说猜想
告诉黑客们你认为问题是怎样引起的没什么帮助。(如果你的推断如此有效,还用向别人求助吗?),因此要确信你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问题的症状,不要加进你自己的理解和推论。让黑客们来诊断吧。
 
蠢问题:
我在内核编译中一次又一次遇到SIG11错误,我怀疑某条飞线搭在主板的走线上了,这种情况应该怎样检查最好?
 
聪明问题:
我自制的一套K6/233系统,主板是FIC-PA2007 (VIA Apollo VP2芯片组),256MB Corsair PC133 SDRAM,在内核编译中频频产生SIG11错误,从开机20分钟以后就有这种情况,开机前20分钟内从没发生过。重启也没有用,但是关机一晚上就又能工作20分钟。
所有内存都换过了,没有效果。相关部分的典型编译记录如下...。
 
3.9按时间顺序列出症状
对找出问题最有帮助的线索,往往就是问题发生前的一系列操作,因此,你的说明应该包含操作步骤,以及电脑的反应,直到问题产生。在命令行操作的情况下,保存一个操作记录(例如使用脚本工具),并且引用相关的大约20条命令会大有帮助。
 
如果崩溃的程序有诊断选项(例如用-v转到详尽模式),试着仔细考虑选择选项以在操作记录中增加有用的调试信息。
 
如果你的说明很长(超过四个段落),在开头简述问题会有所帮助,接下来按时间顺序详述。这样黑客们就知道该在你的说明中找什么。
 
3.10别要求私下答复
黑客们认为解决问题应该有公开、透明的流程。只要任何更有见地的人注意到答案的不完善或者不正确,这个最初的答案就可以和应该得到纠正。同时,通过能力和知识被大家注意,被大家接受,回答问题者得到了应有的奖励。
 
如果你要求对方私下回答你,这既破坏了整个流程,也破坏了奖励制度。别提这要求,这是回答者的权利,由他来选择是否私下答复--如果他选择这样做,通常是因为他认为这个答案过于显而易见或者有不良的公开影响,别人不会感兴趣。
 
只有一种有限的例外:如果你预计将收到大量雷同的答复,你可以说:“把答案寄给我,由我来汇总吧。”将邮件列表或者新闻组从大量重复的帖子中打救出来是很有君子之风的--但请记住,履行自己关于汇总的承诺。
 
3.11明白你想问什么
漫无边际的提问近乎无休无止的时间黑洞。最能给你有用答案的人也正是最忙的人(他们忙是因为要亲自完成大部分工作)。这样的人对无节制的时间黑洞不太感冒,因此也可以说他们对漫无边际的提问不大感冒。
 
如果你明确表述需要回答者做什么(提供建议,发送一段代码,检查你的补丁或是别的),就最有可能得到有用的答案。这会定出一个时间和精力的上限,便于回答者集中精力来帮你,这很凑效。
 
要理解专家们生活的世界,要把专业技能想象为充裕的资源,而回复的时间则是贫乏的资源。解决你的问题需要的时间越少,越能从忙碌的专家口中掏出答案。
 
因此,优化问题的结构,尽量减少专家们解决它所需要的时间,会有很大的帮助--这通常与简化问题有所区别。因此,问“我想更好的理解X,能给点提示吗?”通常比问“你能解释一下X吗?”更好。如果你的代码不能工作,问问它有什么地方不对,比要求别人替你修改要明智得多。
 
3.12别问应该自己解决的问题
黑客们总是善于分辨哪些问题应该由你自己解决;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曾自己解决这类问题。同样,这些问题得由你来搞定,你会从中学到东西。你可以要求给点提示,但别要求得到完整的解决方案。
 
3.13去除无意义的疑问
别用无意义的话结束提问,例如“有人能帮我吗?”或者“有答案吗?”。首先:如果你对问题的描述不很合适,这样问更是画蛇添足。其次:由于这样问是画蛇添足,黑客们会很厌烦你--而且通常会用逻辑上正确的回答来表示他们的蔑视,例如:“没错,有人能帮你”或者“不,没答案”。
 
3.14谦逊绝没有害处,而且常帮大忙
彬彬有礼,多用“请”和“先道个谢了”。让大家都知道你对他们花费时间义务提供帮助心存感激。
 
实话实说,虽然这不象合乎语法、清楚准确的描述,避免私有格式等等那么重要(也不能用来替代它们);黑客一般更喜欢直接了当然而技术上敏锐的bug报告,而不是彬彬有礼的废话(如果这让你迷惑不解,请记住,我们衡量一个问题价值的标准是:它能让我们学会多少)。
 
然而,如果你有很多问题无法解决,礼貌将会增加你得到有用答案的机会。
 
(我们注意到,自从本指南发布后,从资深黑客处得到的唯一严重缺陷反馈,就是对预先道谢这一条。一些黑客觉得“先谢了”的言外之意是过后就不会再感谢任何人了。我们的建议是:都道谢。)
 
3.15问题解决后,加个简短说明
问题解决后,向所有帮助过你的人发个说明,让他们知道问题是怎样解决的,并再一次向他们表示感谢。如果问题在新闻组或者邮件列表中引起了广泛关注,应该在那里贴一个补充说明。
 
补充说明不必很长或是很深入;简单的一句“你好,原来是网线出了问题!谢谢大家--Bill”比什么也不说要强。事实上,除非结论真的很有技术含量,否则简短可爱的小结比长篇学术论文更好。说明问题是怎样解决的,但大可不必将解决问题的过程复述一遍。
 
除了表示礼貌和反馈信息以外,这种补充有助于他人在邮件列表/新闻组/论坛中搜索对你有过帮助的完整解决方案,这可能对他们也很有用。
 
最后(至少?),这种补充有助于所有提供过帮助的人从中得到满足感。如果你自己不是老手或者黑客,那就相信我们,这种感觉对于那些你向他们求助的导师或者专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久拖未决会让人灰心;黑客们渴望看到问题被解决。好人有好报,满足他们的渴望,你会在下次贴出新问题时尝到甜头。
 
4.如何理解答案
4.1RTFM和STFW:别烦我啦
有一个古老而神圣的传统:如果你收到“RTFM (Read The Fucking Manual)”的回复,回答者认为你应该去读TMD手册。当然,基本上他是对的,你应该读一读。
 
RTFM有一个年轻的亲戚。如果答案是“STFW (Search The Fucking Web)”,回答者认为你应该到TMD的网上去搜索。基本上,他也是对的,你就去找吧。
 
通常,用这两句之一回答你的人会给你一份包含你需要内容的手册或者一个网址,而且他们打这些字的时候正在阅读着。这些答复意味着回答者认为(1). 你需要的信息非常容易获得;(2). 你自己去搜索这些信息比灌给你能让你学到更多。
 
别为这个而不爽;依照黑客的标准,他没有对你的要求视而不见,已经能大致能表示对你的关注。你应该对他祖母般的慈祥表示感谢。
 
4.2还是不懂:(
如果你不是很理解答案,别立刻要求对方解释。象你以前试着自己解决问题时那样(利用手册,FAQ,网络,身边的高手),去理解它。如果你真的需要对方解释,记得表现出你已经学到了点什么。
 
比方说,如果我回答你:“看来似乎是zEntry被阻塞了;你应该先清除它。”,然后:一个很糟的后续问题:“zEntry是什么?”
 
聪明的问法应该是这样:“哦~我看过帮助了:)但是只有-z和-p两个参数中提到了zEntry:(而且还都没有清楚的解释:<你是指这两个中的哪一个吗?还是我看漏了什么?”
 
4.3面对无礼
黑客圈子里很多貌似粗鲁的言行并非有意冒犯。更恰当的说,这是直率、不说废话的沟通方式的产物,这种沟通方式源于人们关注问题的解决--多过让人感受温暖亲情然而却依旧糊里糊涂--的天性。
 
如果你觉得受到粗鲁的对待,请保持冷静。如果真有人表现粗野,通常会有列表/新闻组/论坛的长辈找他谈心,如果没有这样,而你又大发脾气,则很可能对方的言行是黑客社区行为规范许可内,而你被认为是有过错的。这会不利于你得到信息或者帮助。
 
另一方面,你偶尔也会无缘无故有粗野的言行和心态。上述现象的另一面是,人们允许狠狠打击真正的冒犯者,用尖刻的言语剖析他们的不当言行。如果你真决定这样做,先仔细又仔细的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分量。合理的粗鲁与发动一场无意义的论战之间只隔了一条细细的线,冒冒失失撞上去的黑客不在少数;如果你是新手或者门外汉,不犯这种错的机会是很渺茫的。如果你想得到信息而不是来胡闹,别冒险回复,最好把手从键盘上拿开。
 
(有些人声称多数黑客有孤僻症或者社交障碍综合征的轻度症状,而且确实缺少部分有助“常人”进行社交行为的脑组织结构。这也许是真的,也许不是。如果你自己不是黑客,那么,把我们想象成脑部有缺陷的人有助你面对我们的古怪。有话直说,我们无所谓;我们乐于按自己的想法生活,而且总是对医学概念持相当怀疑的态度。)
 
在下一节里,我们将谈论另一个话题;当你行差踏错时可能遇到的“无礼”。
 
5.决不要象个失败者
很有可能,你在黑客社区的论坛会受到很多公开的攻击--用本文提到的各种方式或类似的方法,而且很可能会有各式各样的旁敲侧击来告诉你你有多讨厌。
 
如果噩梦成真,你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为此发牢骚,抱怨受到人身攻击,要求对方道歉,尖叫,屏住呼吸,威胁要控诉对方,向他老板告状,不掀起马桶座圈,等等等等。然而,你应该这样:由它去吧,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这么做是恰当的和有益的(主要是有利身心健康:)。
 
社区的规范不靠社区,而是靠积极推行它们的人们来维护,这种维护是公开的,显而易见的。别抱怨说一切批评都应该通过私信传送,它本来就不该那样。当别人指出你的话有错误,或者他有不同观点的时候,坚持认为他在羞辱你是没有用的。这些都是失败者的态度。
 
有那么一些黑客论坛,出于对高度自谦的误解,禁止参与者张贴专给人找茬的帖子,而且被告知“如果不愿帮助用户,那就闭嘴。”,他们认为,引开参与者的话题,只会使得他们陶醉在毫无意义的喋喋不休中,从而失去了技术论坛的意义。
 
夸张的“友善”(以那种方式)还是有用的帮助:你自己选择吧。
 
记住:当黑客说你很烦人,(无论用多么粗暴的语言)警告你别再那样做了,他的本意并非是针对(1)你,以及(2)他的社区。他本来可以轻易的忽略你,把你从他的视线中抹去。
如果你无法接受要向他表示感激,至少应该表现出你的气度,别抱怨,别期望只因为你是新人,你有戏剧般的敏感脆弱的神经和自封的权利,而受到易碎玩偶般的特别对待。
 
6.三思而后问
以下是几个经典蠢问题,以及黑客在拒绝回答时的心中所想:
 
问题:我能在哪找到X程序?
问题:我的程序/配置/SQL申明没有用
问题:我的Windows有问题,你能帮我吗?
问题:我在安装Linux(或者X)时有问题,你能帮我吗?
问题:我怎么才能破解root帐号/窃取OP特权/读别人的邮件呢?
 
提问:我能在哪找到X程序?
回答:就在我找到它的地方啊蠢货--搜索引擎的那一头。天呐!还有人不会用Google吗?
 
提问:我的程序(配置、SQL申明)没有用
回答:这不算是问题吧,我对找出你的真正问题没兴趣--如果要我问你二十个问题才找得出来的话--我有更有意思的事要做呢。在看到这类问题的时候,我的反应通常不外如下三种:
1.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2. 真糟糕,希望你能搞定。
3. 这跟我有什么鸟相关?
 
提问:我的Windows有问题,你能帮我吗?
回答:能啊,扔掉萎软的垃圾,换Linux吧。
 
提问:我在安装Linux(或者X)时有问题,你能帮我吗?
回答:不能,我只有亲自在你的电脑上动手才能找到毛病。还是去找你当地的Linux用户组寻求手把手的指导吧(你能在这儿找到用户组的清单)。
 
提问:我怎么才能破解root帐号/窃取OP特权/读别人的邮件呢?
回答:想要这样做,说明你是个卑鄙小人;想找个黑客帮你,说明你是个白痴!
 
7.好问题,坏问题
最后,我举一些例子来说明,怎样聪明的提问;同一个问题的两种问法被放在一起,一种是愚蠢的,另一种才是明智的。
 
蠢问题:我可以在哪儿找到关于Foonly Flurbamatic的资料?
这种问法无非想得到“STFW”这样的回答。
 
聪明问题:我用Google搜索过“Foonly Flurbamatic 2600”,但是没找到有用的结果。谁知道上哪儿去找对这种设备编程的资料?
这个问题已经STFW过了,看起来他真的遇到了麻烦。
 
蠢问题:我从FOO项目找来的源码没法编译。它怎么这么烂?他觉得都是别人的错,这个傲慢自大的家伙:(
 
聪明问题:FOO项目代码在Nulix 6.2版下无法编译通过。我读过了FAQ,但里面没有提到跟Nulix有关的问题。这是我编译过程的记录,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
他讲明了环境,也读过了FAQ,还指明了错误,并且他没有把问题的责任推到别人头上,这个家伙值得留意。
 
蠢问题:我的主板有问题了,谁来帮我?
普通黑客对这类问题的回答通常是:“好的,还要帮你拍拍背和换尿布吗?” ,然后按下删除键。
 
聪明问题:我在S2464主板上试过了X、Y和Z,但没什么作用,我又试了A、B和C。请注意当我尝试C时的奇怪现象。显然边带传输中出现了收缩,但结果出人意料。在多处理器主板上引起边带泄漏的通常原因是什么?谁有好主意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测试才能找出问题?
这个家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值得去回答他。他表现出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坐等天上掉答案。
 
在最后一个问题中,注意“告诉我答案”和“给我启示,指出我还应该做什么诊断工作”之间微妙而又重要的区别。
 
事实上,后一个问题源自于2001年8月在Linux内核邮件列表上的一个真实的提问。我(Eric)就是那个提出问题的人。我在Tyan S2464主板上观察到了这种无法解释的锁定现象,列表成员们提供了解决那一问题的重要信息。
 
通过我的提问方法,我给了大家值得玩味的东西;我让人们很容易参与并且被吸引进来。我显示了自己具备和他们同等的能力,邀请他们与我共同探讨。我告诉他们我所走过的弯路,以避免他们再浪费时间,这是一种对他人时间价值的尊重。
 
后来,当我向每个人表示感谢,并且赞赏这套程序(指邮件列表中的讨论--译者注)运作得非常出色的时候,一个Linux内核邮件列表(lkml)成员表示,问题得到解决并非由于我是这个列表中的“名人”,而是因为我用了正确的方式来提问。
 
我们黑客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拥有丰富知识但缺乏人情味的家伙;我相信他是对的,如果我象个乞讨者那样提问,不论我是谁,一定会惹恼某些人或者被他们忽视。他建议我记下这件事,给编写这个指南的人一些指导。
 
8.找不到答案怎么办
如果仍得不到答案,请不要以为我们觉得无法帮助你。有时只是看到你问题的人不知道答案罢了。没有回应不代表你被忽视,虽然不可否认这种差别很难区分。
 
总的说来,简单的重复张贴问题是个很糟的想法。这将被视为无意义的喧闹。
 
你可以通过其它渠道获得帮助,这些渠道通常更适合初学者的需要。
 
有许多网上的以及本地的用户组,由狂热的软件爱好者(即使他们可能从没亲自写过任何软件)组成。通常人们组建这样的团体来互相帮助并帮助新手。
 
另外,你可以向很多商业公司寻求帮助,不论公司大还是小(Red Hat和LinuxCare就是两个最常见的例子)。别为要付费才能获得帮助而感到沮丧!毕竟,假使你的汽车发动机汽缸密封圈爆掉了--完全可能如此--你还得把它送到修车铺,并且为维修付费。就算软件没花费你一分钱,你也不能强求技术支持总是免费的。
 
对大众化的软件,就象Linux之类而言,每个开发者至少会有上万名用户。根本不可能由一个人来处理来自上万名用户的求助电话。要知道,即使你要为帮助付费,同你必须购买同类软件相比,你所付出的也是微不足道的(通常封闭源代码软件的技术支持费用比开放源代码软件要高得多,而且内容也不那么丰富)。
 
中国Linux论坛 版权所有

1 Comment

软件业自由之神--Richard Stallman

Richard Stallman绝对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现在的Linux绝对应该称为GNU/Linux!
以下内容转载自中国Linux论坛:http://www.linuxforum.net/doc/stallman.html
--------------------------------------------------------------------------------

软件业自由之神---Richard Stallman
作者:方兴东
 
五短身材,不修边幅,过肩长发,连鬓胡子,时髦的半袖沙滩上装,一副披头士的打扮。看起来象现代都市里的野人。如果他将一件“麻布僧袍”穿在身上,又戴上一顶圆形宽边帽子,有如绘画作品中环绕圣像头上的光环。一眨眼的功夫,他又变成圣经中的耶稣基督的样子,散发着先知般的威严和力量。野人与基督,恰恰就是自由软件的精神领袖理查德·Richard Stallman的双重属性:他既是当今专有(私有)商业软件领域野蛮的颠覆者,又是无数程序员和用户心目中神圣的自由之神。
 
在他的理论下,用户彼此拷贝软件不但不是“盗版”,而是体现了人类天性的互助美德。对Richard Stallman来说,自由是根本,用户可自由共享软件成果,随便拷贝和修改代码。他说:“想想看,如果有人同你说:‘只要你保证不拷贝给其他人用的话,我就把这些宝贝拷贝给你。’其实,这样的人才是魔鬼;而诱人当魔鬼的,则是卖高价软件的人。”可以断定,进入世纪末,软件业发生的最大变革就是自由软件的全面复兴。在自由软件的浪潮下,软件业的商业模式将脱胎换骨,从卖程序代码为中心,转化为以服务为中心。
 
有人说,Richard Stallman应该算是世界上最伟大,软件写得最多的程序设计师。但是,Richard Stallman真正的力量,还是他的思想。
 
自由软件是计算机业的传统
 
自由软件不是新生事物,而是计算机业与身俱来的传统。纵览计算机发展史,从1946年到60年代,从IBM蓝色巨人到ARPANET,从集成电路到PC机,从互联网到电信自由经营,每一个时期都留下了“自由”的影子。
 
可以说自由拷贝和源代码开放是整个计算机业,包括个人电脑及互联网两大领域的天然的软件开发和传播模式。早在60年代,就有以大学为阵地,以年轻人为主题,自由地交流的风尚,并在软件开发与研究方面硕果累累:如Unix、TCP/IP、Fortran、Pascal、LISP等等。
 
当70年代,AT&T被迫退出计算机业时,Ken Thompson和Dennis Ritche从贝尔实验室将Unix的源代码拿出来,结果吸引了成千上万名程序员,为其改进、修正、添加,诞生了多年来高端系统最核心的操作系统--Unix的繁荣。
 
70年代中期,个人电脑革命还在酝酿之中,当时的软件是鼓励自由拷贝的(那时还没有发明盗版的名目),正是这种自由拷贝、信息共享的精神上点燃了个人电脑革命,促成了软件业的发展。甚至连盖茨起家的Basic也是依靠这种自由软件才流行起来,才为事实标准。其实,后来的许多软件都是依靠共享方式才取得成功。
 
在互联网发展初期,程序员也是将源代码自由共享。当时基于UUCP的UUCPNet和基于TCP/P的ARPANet(互联网前身),都有Usenet社区,其目的就是共享源代码交流经验。进入90年代,奠定互联网爆炸的一些关键技术,如伯纳斯-李发明的WWW技术,浏览器以及Apache、BIND等等全部都不是诞生在专有软件世界里。可以说,是自由软件的精神和创新奠定了整个计算机业的核心。忽视自由软件的传统和作用是不科学的。
 
70年代末,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致电脑业余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为标志,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伯尔尼公约》为框架,软件步入了Copyright的时代。随着现代商业软件的发展,对利润的疯狂追逐不但割裂了传统,极大地偏离了计算机的基本精神。而且还在不断变本加厉。因此,自由软件的复兴首先是对现有版权体系的强力反叛。
 
软件源代码是交流技术、交流思想的主要媒介,正象传统的科学是通过论文、著作进行交流一样。企业为了保护软件的知识产权而将源码秘而不宣,已经背离了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的基本精神。
 
Richard Stallman在《为什么软件不应有‘所有者’?》一文中指出,软件的编写者将软件“据为己有”看上去天经地义。但必须看到,一个软件并不是单纯的工具,一旦软件的编写者将其传播出去,就不简单地是在提供“工具”,而是在传播“思想”。在这一点上,现有的版权体系采用了所谓保护“表达(Expression)”,不保护“思想(Idea)”的两分法,为软件保护问题设置了无法解释的障碍,造成了软件的精神分裂。
 
同时,自由和共享也是计算机发展的内在精神和永恒的追求目标。有人指出:在互联网被标榜为“资源共享”、“资源优化”的利器的时代,却不能对软件产品真正实现“共享”和“优化”,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黑客传统
 
Steven Levy的名著《黑客:电脑时代的英雄》论述了个人计算机兴起的历史。该书最后一章讲述了理查德·Richard Stallman的故事。题目就是:“最后一个真正黑客”。这是对他最恰当的评价。连他的反对者也说:“如果不存在Richard Stallman,人类也应该把他创造出来。”
 
1971年,年轻、聪明绝顶的程序员Richard Stallman进入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成为软件共享社区的重要成员。其实这个社区已存在多年。当然,软件共享也只不过局限于这个特定的社区中。它与计算机的历史一样悠久。就象配料共享与烹饪一样古老。计算机业的传统就是:一切为人人所共享。私有让人嘲笑,专用受人鄙视。
 
当时,人工智能实验室使用一个ITS(不兼容分时系统)分时操作系统。黑客们(不是大众媒体所谈的安全破坏分子,而是指酷爱编程的人)是用汇编语言为Digital的PDP-10设计和编写的。PDP-10是当时最著名的计算机之一。作为社区成员和实验室的系统黑客,Richard Stallman的工作就是改进系统。
 
当时没有人称它为自由软件,因为这个词还不存在。但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无论是某个公司成员或另一所大学想获得它,大家都会非常高兴地把源程序给他。如果你看到别人使用一种你没见过且有意思的程序,你可以坦然地向他索要程序,这样你就可以读它、改它,或拆卸部分用于新的程序。进入80年代,这种自由发生急剧变化,DEC的PDP-10系列发生中断了。它的自由体系架构,在60年代显得强劲、先进。但到80年代就捉襟见肘,没有足够多的地址空间。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为ITS编写的程序都作废了。黑客社区也崩溃了。
 
然而,到80年代后,计算机的商业化和软件专有化席卷整个产业,黑客们的黄金时代结束了。一个又一个有才能的MIT编程员离开了校园,投入了市场的怀抱。尤其是Symbolics公司的成立,挖走了社区中的许多黑客,大大伤了MIT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元气。Richard Stallman感到:一个时代结束了。
 
Richard Stallman说:“那时,人工智能实验室已没法再支持下去,我是最后一个还想让它活起来的呆瓜。但后来我也没办法了,因为一个人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开始,他觉得这样与现实抗争没有什么意义。但他终于看出,他真正的敌人不是Symbolics,而是整个不开放源代码的商业软件业。
 
1981年,当人工智能实验室购买了新的PDP-10时,领导决定用Digital专有的分时系统来代替ITS。当时的计算机,无论是VAX或68020都有他们自己的操作系统。但没有一个是自由软件:你要获得一份可执行的拷贝必须签署一份不准向外公开的协议。
 
这就意味着使用计算机就得承诺:不能帮助你的邻居和朋友。这是软软件业迈出的可怕的第一步。一个相互协作、彼此交流的社区就这样被禁止了。由专有软件所有者所制订的规则:“如果你与你的邻居共享,你就是盗版者。如果你想作点改动,那你得乞求我们来做。”
 
究竟谁违背了道德
 
实际上,恰恰是专有软件的理念--不允许共享或改动软件--是反社会的,也是不道德的,而且也是完全错误的。但是长期以来,软件出版商使人们相信:软件天生就该如此。这种片面的认识禁锢了人们的思维。当他们在谈论如何加强版权或打击盗版时,他们也认定这是天经地义,人们也会毫无异议地接受。
 
他们的第一个假设就是:软件公司对自己的软件拥有毫无疑问的天然权力,因而可以将权利施加到所有用户身上。(因为如果是天然权力,那不管对公众会造成多大的损害,我们也不能加以反对。)但有意思的是,美国宪法和美国法律惯例否定了这种看法,版权不是一项天然权力,只是一项人为由政府施加的独占,他限制了用户拷贝的天然权力。
 
另一个潜在的假设是,软件唯一重要的事就是它允许你可以做什么。而我们的计算机用户不必考虑我们处在的社会状况,被动接受就行。第三个假设就是如果我们不允许软件公司给用户施加权力,我们就没有可用的软件。这个假设看起来似是而非。实际上当自由软件兴起后,我们无须戴上锁链就能获得大量优秀软件。
 
如果我们拒绝接受上述假设,并从“用户第一”的基本道德常识上来考虑问题,那么我们将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计算机用户应该有自由根据自己的需求修正程序;用户有自由共享软件,因为帮助别人是社会的基础。而软件厂商不可以对用户施加压力,剥夺用户的各种自由。
 
Richard Stallman经历过沉痛的遭遇。70年代,激光打印机大得像吉普车一样,所以Xerox(施乐)送了一台图象激光打印机给人工智能实验室时,人们发现唯有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九楼机房里,才找得到位置放它。在大楼里所有人只要在各自的电脑上打些指令,叫打印机帮你服务。
 
它的打印速度令人满意,只是有时纸印光了或夹了纸,一大堆人的列印工作就全部停了下来。有时有的人要印上一大堆东西,而有些人只要印一两张时,不得不爬上九楼,把印表机的控制改一下,使它先印一两张。于是一天就这样爬上爬下,没有人受得了。
 
幸好印表机送来时,Xerox把驱动程序的源代码也随机附上,实验室的人就把控制打印机驱动程序的功能作了些修改,大家都省了不少麻烦和汗水。Richard Stallman回忆地说:“你的打印工作做完后,它还会通知你;如果夹了纸或你想问些什么打印上的事情,它也会让你知道。”
 
1978年,一切都变了。Xerox送了一台叫Dover的新打印机机给人工智能实验室,但不愿再附上源代码。Richard Stallman说:“因此我们没办法修改驱动程序,于是整个大楼的打印效率又回到从前,卡了纸或把纸印光了,你在下面也无法知道。”
 
他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为给打印机添加功能以便机器更好工作,希望获得打印机控制程序的源代码,结果被严正拒绝。“因此,我再无法说服自己不公开协议是纯洁清白的。当他们拒绝与我们共享时,我十分气愤。我不能更更弦改辙,对别人做出同样的事。”
 
赤裸裸的道德抉择
 
“随着社区的终结,我面临着一个道德上的抉择。最简单的就是投身于专有软件世界之中,签署不公开协议,并承诺不帮助同行、同事。而且自己也很可能编写软件,并在不公开协议的前提下发布软件,去同流合污,迫使更多的人背叛自己的原则。显然,走这条路,可以挣大钱,而且使编写代码的工作增添一份金钱上的快乐。但是我知道,等到自己职业生涯终结时,我再回首这些年为分离人类而砌造的‘墙壁’。我会感受到,我将自己的一生都用在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糟糕。”
 
另一个选择,很直截了当,但令人不愉快,那就是从此离开计算机领域。“这样我的技能不会被滥用,但也将被浪费,我不会因为分化和限制计算机用户而感到有罪,但这些事情会继续发生。”“因此,我开始寻找一条出路,使程序员可以做真正的好事。我问自己,我能写什么软件,我能否让社区重焕生机。”
 
答案很明白:首先需要的是一个操作系统,这是开始使用计算机的关键软件。有了操作系统,就能做许多事,没有操作系统,计算机都无法运行。有了自由操作系统,我们就能再次组建一个相互合作的黑客社区。而且任何人使用自由软件都不必剥夺他/她与朋友家人的共享权利。
 
作为一名操作系统的开发人员,Richard Stallman无疑最胜任。“虽然我没有认为自己一定能成功,但我意识到自己就是命定做这项工作的。”Richard Stallman选择做一个与Unix兼容的操作系统。这样容易被移植,而且Unix用户可以方便地转移过来。GNU这个名字确定就是遵循黑客传统,是一个递归的缩略词:“GNU*S NOT Unix。”
 
一个操作系统并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内核,而且仅能运行其他程序也是不够的。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要有指令处理器、汇编程序、编译器、解释程序、调试器、文本编辑器、邮件软件等等一个完整的系统。
 
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是一个被广泛误解的词,这个“free”完全与价格无关,它指“自由”。这就象“自由讲演(free Speech)”与“免费啤酒(free Beer)”的区别。其主要内涵就是用户可以自由运行软件,可以按自己的要求自由修改软件,用户也可以自己销售软件,不管是收费的还是免费的。自由软件与出售软件拷贝并不冲突。
 
开发一个完整的系统是项庞大的工程。Richard Stallman决定尽可能采用已有的自由软件,比如一开始他将Tex作为主要的文本格式标识符,几年后他又用X Windows系统作为GUN的图口系统。
 
思想比代码更闪光,但没有代码,思想是没有躯体的。
 
一个人的战争
 
1984年1月,Richard Stallman辞去了MIT的工作,他担心MIT会要求产品的所有权,会给产品强加入自己的销售条件,最终又会成为专有软件。一开始,GNU计划只有他一个人。他发现自己原来在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办公室,还没有分给其他人用时,他就每天晚上溜进去工作。久而久之,白天他也跑去用实验室里的电脑。
 
当时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Patrick H. Winston并不干涉。因为Winston始终不把Richard Stallman的辞职当真,只要Richard Stallman能创造些好东西给大家用,实在没有必要把这位共事13年的老同事打发走路。因此他爽快地邀请Richard Stallman可以继续使用实验室的设备。从此,Richard Stallman就成了特殊的一员。
 
工程启动后,Richard Stallman听到有一个自由大学编译器套件(VUCK)。他去信询问能否用入GNU。答复是嘲弄式的,说对大学是自由的,但软件本身不行。于是,决定他为GUN编写的第一个软件就是一个多语言、多平台的编译器。他想利用Pastel编译器的源代码,但最终放弃。从头编写了新的编译器,名为GCC。
 
1984年9月,Richard Stallman开始GUN Emacs,1985年初,它开始可以工作。这使它可以用Unix系统进行编辑。此时,人们开始想使用Emacs。因此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何传播它?当然,他将其放到了MIT计算机的匿名服务器上。但那时互联网还未普及,人们很难通过FTP获得拷贝。而失业的Richard Stallman也需要收入。于是,他宣布任何人都可以用150美元的价格获得程序。自由软件的分销商业模式就此诞生。如今,整个基于Linux的GUN系统都是如此。
 
为防止不肖厂商利用自由软件,使其专有化。Richard Stallman别出心裁,创造了Copyleft的授权办法。所有的GNU程序遵循一种“Copyleft”原则,即可以拷贝,可以修改,可以出售,只是有一条:源代码所有的改进和修改必须向每个用户公开,所有用户都可以获得改动后的源码。它保证了自由软件传播的延续性。
 
市场里出政权
 
EMACS这样的程序最难的是开头。一旦第一版本推出之后,就有一大堆人去玩它,然后精益求精,越改越好。目前已有几百种EMACS的副程序,可用在50多种电脑上,从微电脑到Cray的超级电脑都可用EMACS。
 
由于EMACS的成功,Richard Stallman设立了个新的基金会: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FSF));捐助FSF和GNU计划的厂商,也可享有减税的优待。单单1989年,FSF就收到267782美元的捐助,基金会也因出售GNU程序手册和电脑磁带,而赚了330377美元。此外,Richard Stallman也不再天天溜回人工智能实验室“借”用电脑,因为许多厂家已为FSF提供一大堆的高性能工作站等硬件设备,包括HP、Thinking Machine、Sony,甚至UNIX的娘家---贝尔实验室,也贡献了不少设备。也有一些厂商捐赠现金,并把技术人员送到FSF来向Richard Stallman学习,而且支付Richard Stallman的员工薪水。
 
FSF就用这些钱来养起14位基金会成员: 9位程序设计师,3位负责技术资料撰写。虽然Richard Stallman自己不支薪,但他不能期望他的同仁也和他一样看得开,而饿着肚子为理想拼斗。FSF的程序设计师一年也只有2万5千美元的薪水,这是一般厂商的一半或三分之一。Richard Stallman之所以以低薪待人,原因就是可多请几位志同道合的黑客,为理想而工作。
 
GNU在工作站和微机市场很风光,许多工作站/UNIX和微机厂家,都把GNU纳入他们操作系统,包括ConvexComputer、DEC、DataGeneral及以前的NeXT等。
 
GNU工程激励了许许多多年轻的黑客,他们编写了大量自由软件。最后,是里奴斯·托瓦斯编写了系统内核,称为Linux,把所有软件和硬件连接起来。Linux内核为GNU工程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Richard Stallman说,Linux并不能代表整个操作系统。Linux只是内核,整个系统还包含数以百计的软件工具和实用程序,大多是由GNU黑客们完成的。他认为,整个操作系统称为GNU/Linux比较合适。
 
Richard Stallman认为,在Copyleft时代,软件公司可以靠服务和训练赚钱。如果你公司没有人会用源代码,你就得请位程序员,帮你修改由FSF得来的Copyleft程序;你不必怕你出钱所改的程序会流传到另一家公司,因为那家公司也许会为这软件改头换面,帮它抓虫,或修改,或添加些新功能。而在任意拷贝的情况下,你也因而受惠。
 
所以程序员绝对饿不死,仍会像现在高价软件的时代一样,有许多“服务”的大钱可赚,只不过不可能象盖茨这样积聚起世界第一的巨额财富。而GNU的软件也能使写程序的人更具生产力,因为他不必凡事都从零做起,可根据已有的软件来改进。所以Richard Stallman希望,有一天软件业者不是靠目前的“Copyright”版权法,迫使客户花费巨额资金购买软件,而是依仗提供服务(如技术支援、训练)来获取应得的报酬,这种报酬可能会比一般人高,但是绝对不可能为一个小公司培养出几百个百万富翁。简而言之,未来软件业的基本准则就是“资源免费,服务收费”。
 
近几年,随着Linux的迅速崛起,再也没有人对自由软件的全新商业模式表示怀疑。在 Richard Stallman思想的指导下,自由软件已经成功地步入市场主流,占据了市场实地。毕竟,在商业横流的今天,思想在贬值。自由软件也只有在夺取市场政权后,才能真正确立自己的实力地位,促使整个软件业模式发生巨变。
 
孤独是思想家的归宿
 
目前发展的势头表明,完全站在用户一边的自由软件不可抵挡。它面临的唯一敌人还是自由软件领域内部的分裂和争斗。除了市场原有垄断者外,这是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的。
 
Richard Stallman总是风尘仆仆,行囊相随,四处布道。他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但这不是他个人的,而是属于自由软件基金(FSF)。其实,Richard Stallman从来就没有拥有过一台自己的计算机。也从来只用自由软件(当然他从来没有用过Windows)。而且,他也没有自己的汽车、电视和房产。这位46岁的单身汉节俭地居住在一间租来的房子里。已有15年了,没有领取过一个月的正式工资。因为他的工作就是使软件获得自由。在商欲横流的今天,人们更愿意追逐财富,而不是贫寒的Richard Stallman的高尚思想。因此不足为怪,连自由软件团体内的许多人也开始离他而去。
 
随着自由软件迅速崛起,影响力大增。Richard Stallman毫不妥协的个性和思想使其在自由软件内部也越来越成为争议人物。随着Apache Web服务器和GNU/Linux操作系统的日渐流行,新一代黑客们受到鼓舞,纷纷投入商业领域,越来越多的人加盟自由软件,他们是一类全新的黑客:一方面呼应自由软件的精神,一方面又积极拥抱商业世界。他们鼓吹自己能够创建比专有软件更稳定更灵活更少“臭虫”的软件产品,同时又积极捕捉每一个商机。
 
于是,“持不同政见者”将自由软件的标签改成了“开源软件”。看起来好象两者兼容,但Richard Stallman认为,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后者将自由精神放在首位。但是对商人来说,自由(free)与免费(free)是同一个词。与Richard Stallman布道“自由精神”不同,他们更愿意谈论实际问题。为了避免纷涌而来的投资者被Richard Stallman“吓跑”,他们还得联起手来,将Richard Stallman屏蔽起来。
 
Richard Stallman不喜欢实用主义的辩词,他宣称即使一个自由软件不是他最佳的解决方案,他也愿意作为首选。对Richard Stallman来说,自由是基本的道德美德:所有的计算机用户都应该享有相互协作、共享,以及拷贝和交换源代码的自由。
 
他的态度使一些“开放源代码”社区派系的人感到不安。实际上,他们标出“开放源代码”新旗号的目的就是要与激进分子Richard Stallman划清界线。不可否认,正是Richard Stallman领导了自由软件运动,正是他自己开发的千万行程序代码使如今的“Linux”成为一个整体,并走向成功。但对于新一代的人,Richard Stallman是一种困窘,是一种障碍,更是一个捣乱分子。必须将他不惜代价地推入密室,以免吓跑投资者。
 
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之争
 
毫无疑问,无论是自由软件运动还是开放源代码,都来源他15年前开始的努力,这肯定是计算机历史上最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对于目前的成功,Richard Stallman感到非常高兴,但也有更多的焦虑。因为他感到自己明显被排斥在外。“有人极力想改变历史,否定我在这场运动中的地位”对于人们用Linux来指代整个操作系统,Richard Stallman十分痛心,他说正确的用词应是“GUN/Linux”。 Richard Stallman承认托瓦斯的贡献很关键,是他完成了GUN/ Linux的内核。但是Richard Stallman估算,内核只占整个系统的3%,相比之下,GUN项目贡献了30%的代码,其余67%的代码来源于其他方面。但令他欣慰的是,GNU的一些原则仍在起作用。他认为这种原则不仅使软件开发更显活力,更能生产出优质软件,还认识到这本身是一种行为准则。
 
批评者认为,Richard Stallman极力维护GNU的遗产,是沉湎于这场运动的枝枝末末,对整个自由软件都是有害的。对大多数开放源代码倡导者来说,颠覆微软才是主要的斗争方向。
 
“我关心的是精神,是GUN项目内在的哲学。这种哲学就是它存在的理由,那就是自由软件不仅仅是为了方便,也不仅仅是为了可靠。真正重要的是自由,协作的自由。我不关心某个人或公司。因此我认为单纯与微软作战偏离了这个运动的方向。”
 
Richard Stallman的拥戴者还有,但是Richard Stallman的大多数主张还是被人们忽略了。如今只有“Linux”充斥着媒体的标题,而背后的思想开始逐渐隐去。
 
Richard Stallman被邀请参加在硅谷湾区举办的“开放源代码开发者日”。这个1998年8月21日开幕的活动是程序员和自由软件热心家的大集会,由计算机图书出版公司O*Reilly联合公司组织的。而在4月份组织的“自由软件高峰会议”上,Richard Stallman没有被邀请。结果招致了广泛的批评,使得组织者再也不敢“忽视”他了。但是组织者告诫他,要他以“维护大局”为重,让他在有分歧的地方免开尊口。
 
不足为奇,Richard Stallman让许多自由软件的同行们十分棘手。他这个人不可控制,不可预知也不可能被改变。是这些非同寻常的素质促成了自由软件的兴起。但是随着自由软件前景大开,江山指日可待,这些个性开始被视为障碍。Richard Stallman的狂热和信仰保证了自由软件的成长,但如今人们认为他是多余的。在他们眼里,现在剔除了Richard Stallman,自由软件不但不会受阻,反而会更顺畅。
 
但不容置疑的是,正是Richard Stallman的思想成为自由软件运行的力量源泉。GNU-Linux系统的确比Windows系统问题少,Apache也是Web服务器的更好选择。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侧面,只有把实用和理想结合起来,自由软件运动才令人信服,才能激发人们的热情和献身精神。无论如何,Richard Stallman仍然是有名气的,仍然受到尊重,仍然被认为是自由软件运动的核心人物。Richard Stallman在计算机领域的重要地位不容动摇。为了使自由软件商业化而牺牲Richard Stallman,那就可能会失去这场重大革命的灵魂和方向。后记
 
Richard Stallman依旧没钱、没势,连原先的许多信徒都被分化而去。这场运动给他带来的唯一收获可能就是:无论Richard Stallman走到哪里,都会有人乐意借给他计算机,使他能及时查看电子邮件。他还是那样不修边幅,无所顾忌。但是与当年执着相比,他的精神状态开始呈现一种新的焦虑和紊乱,而这一切正是他创造的自由软件的成功,施加给他的。而且可以肯定,Richard Stallman必将越来越被自由软件成功的浪潮所淹没。
 
未来难以预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Richard Stallman自己引燃的这场革命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驾驭范围。这也是许多思想家共同的命运。
 
其实,人类导演的故事总是一模一样的。 
 
 
版权声明:本文发表于《计算机世界》报,由方兴东先生为本论坛特别提供.
--------------------------------------------------------------------------------
Copyright 1999,China Linux Forum

No Comments

译 李彦宏博客 “读网笔记”

李彦宏 2008-03-12 “读网笔记”:

原文地址:http://hi.baidu.com/liyanhong/blog/item/2984e950a8967f581038c2a0.html

--------------------------------------------------------------------------------

People who win big in life are typically not driven by financial gain, they are driven by an internal spark that makes them want to win, compete, and solve problems with a community of like minded people.

My job is to not be easy on people. My job is to make them better. My job is to pull things together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company and clear the ways and get the resources for the key projects. And to take these great people we have and to push them and make them even better, coming up with more aggressive visions of how it could be.

We don’t get a chance to do that many things, and every one should be really excellent. Because this is our life. Life is brief, and then you die, you know? So this is what we’ve chosen to do with our life. We could be sitting in a monastery somewhere in Japan. We could be out sailing. Some of the [executive team] could be playing golf. They could be running other companies.

And we’ve all chosen to do this with our lives. So it better be damn good. It better be worth it. And we think it is.

--------------------------------------------------------------------------------

在人的一生当中,如果经历了较大的成功,那么他们一般不会再受到金融财政方面的驱使,他们只会在被内心深处的火花所驱使,他们想成功,想去竞争,想去解决一个有想法的团体中所遇到的的问题。

我的工作是与人交往,但并不是那么的容易,我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做得更好。我的工作就是把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合理的处理好,为公司的发展少清障碍,并让资源得到最优的保护。管理好公司的员工,把他们放在最优的位置,让他们做得更好,并将一些更具冒险性的想法显现出来。我们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因为每一个员工都很优秀。因为这也是我们的生活,生活需要勇敢,然后直到我们死去,明白吗?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我们这样的生活。我们本可以坐在日本的某一个修道院;我们也可以去旅行、去航海、一些行政团队也可以去到高尔夫球;他们也可以开一家其他的公司。

但是我们选择我们的生活方式,它总是最好的,也是很值得的,我们这样认为。

--------------------------------------------------------------------------------

以上是我与我的女友翻译的,属于直译。:)

更好的、更深层次理解的翻译结果:http://hi.baidu.com/narcisse/blog/item/5e02ac0f6c0732e9aa6457c9.html

No Comments

只要路是对的,就不怕路远

从年初开始,我便开始了关注新浪播客系统工程师张宴的博客,一是因为其一些文章非常的优秀,二是因为其与自己同龄甚至还小几个月。

今天,看到张宴博客的最新文章是“准备结婚”,竟有点惊讶,看完之后心里却是那样的羡慕,在心底又是无尽的失落。

而现在,我时常还幼稚的认为自己尚且年轻,事业与婚姻无需太急,对未来不曾有过担心。
却一再忽视了自己的成长,自以为过去一年多的成长已算不错,但与同学和同事们的交谈中才发现自己的成长太过迟缓,并且学无所成。

张宴无疑是优秀的,关注他的日子里,我感觉到自己是那样的渺小。
与同学们的对比不同,他的成长速度似乎是自己不可能达到的,而之所以这种对比能够带来如此的震撼,就是因为他比自己还年轻。

目前正值自己最黄金的时刻,每一分一秒都弥足珍贵,而自己竟未意识到其正在不断的流逝,流逝之后剩下的都是饱含悔恨的沙子。

在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时,
我总是把路途想得是那样的艰难,终点想得是那样的遥远;
总是不忘看看那目的之地,却依然不会迈出自己前进的步伐;
总是在完成旅程时惊讶于其并非自己想象中艰难,却还是对下一段旅程畏缩不前。

不曾对自己负责,不曾明白自己应肩负的责任;
在沉浸于爱情之中时不知道自己更大的责任;
在一天天未曾安逸过的生活中不断地磨灭着激情和意志;
总是对自己阿Q,总是让自己避开面对未来时的恐慌。

真的不该这样,不怕没有计划,就怕不去做;
只要路是对的,就不应该怕路有多远。

伫立在那里,看得越久,流逝的越多,沉淀下的是遗憾,是悔恨;
跋涉于途中,经历越长,留下的越多,沉淀下的是希望,是成长。

1 Comment

换位思考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习惯

换位思考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习惯。
换位思考,顾名思义就是换一个位置、换到对方的位置来思考问题。
 
在工作中,换位思考能够让我们明白对方、尤其是合作伙伴和上司的意思,从而发现事实的真相,最直截了当、最快速的解决掉问题;而不是陷入沟通不顺的境地、因为没能明白对方意思而不能完工甚至做了很多的无用功。在商业竞争和合作上则达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高度。
 
在交往中,换位思考能够给自己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口碑和优秀的人际关系,因为一旦做到了这一点。便不会有人觉得你自私、自大、平庸、攻于心计、缺乏能力、难以相处等等。因为,当你每次换到对方的角度来思考后,你的所作所为都只可能让周围的人觉得你豁达、谦虚、不凡、为人坦诚、能力卓越、易于相处。
 
在爱情上,换位思考能够最大限度的化解误会,并增进双方的感情。从对方的角度来思考,就可以摆脱困扰自己、让自己难过的心绪,而洞察到对方的想法,发现对方所遇到的问题,从而真正的做到替对方分担忧愁,使爱情升温、使双方都很快乐。
 
换位思考,你做到了么?

No Comments